當前位置:首頁 > 市場資訊 > 行業新聞

人類學批評與冰凌創作的美學誘因(二)

發布日期:2019年12月11日 點擊:

  在人類學考察的宏觀燭照下,作家冰凌和他的文學創作實質上稱得上是一個人生命史和人類學文化田野工作研究的個案。在這種意義上,冰凌不再是一個單純的作家。他是一個文化生態學的單株,一個文化持有者,一個本民族文化的代言人。

 

右一 冰凌

 

  他生命的軌跡牽連著這個民族文化的細胞和生殖,他的文字記錄和表述在文化學意義上是一種民族學資料和文化志產品。冰凌恰好生活在中國文化轉型的大時代,他的生命和生活具體而微地嵌入了當代中國的風俗畫卷。

 

  舉例來說,這種情形恰如我們今天研究審視《清明上河圖》,我們能從多重角度去研究和破譯、闡釋這部巨作。首先,我們當然可以從美學和美術史自身的角度去研究它的構圖、筆法、透視和敷彩,也可以從技術技巧的角度去探討它的美學成就。其次,我們也可以從歷史角度去研究它表現出來當時的時代、風俗史和市井風情;第三,我們可以從圖寫中的實境驗證當時文字記載的器物和制度史及其視覺呈現的方式;最后,我們當然可以從影像還原的角度來重新構筑和復現我們對宋朝繁盛時期百姓生活市廛民居百姓生息、社會活力的生動想象。——正如我們在世博會上復原和呈現的那樣。——也正是在這種意義上,我們認為《清明上河圖》是古人給我們留下來的瑰寶、舉世罕匹的中國人視覺史詩畫卷。

 

  既然視覺產品可以展示人生和社會全景,那么在表現力上更加無遠弗屆的文學作品在某種意義上說更有其優勢。而用現代人類學的觀點來分析這些文學作品,有時候也能呈現出出人意表的效果。

 

  我們知道,近代以來,人類學在西方成為顯學,它的理論發展最終定型。其基本內涵已經被定義為經典的四大分支暨文化-社會人類學、體質人類學、考古學和史前學及語言人類學。 人類學既是一門理論性很強的學科,同時又是一門很富有實踐指導意義的科學。

 

  浸霪并研究人類學三十余年且一直置身在文學研究的領域,筆者在審察冰凌文學創作軌跡的時候,不期而然地想到了或可以將其作為一個綜合形式的個案來進行平行研究和交叉研究,以便在一個更加宏觀和非功利-超越價值判斷的視野上探討這種文化現象。這當然是一種全新的嘗試,我希望這種人類學意義上的文學批評能夠探討出一種富有意蘊的結果和審察文學-社會學的有益范式。

 

  根據這種人類學審視,我以為,冰凌的創作至少在下述幾個方面跟人類學的視野有了關聯。暨一,他的創作是他的生命史和為時代立此存照的文件。因為主觀上他并沒有刻意修史或寫自傳,所以他筆下的文字是一種無意識和下意識的思維記錄,這樣的“文學作品”我們可以看成是行為學意義上意識積淀的產物,它有著文化志意義;二,冰凌的很多文學創作呈現出了文化學意義上的成長史素材,他寫童年,寫青春期,寫人生成年式,寫動蕩時代的人際和社會,寫人和人關系的心理潛意識;這里面有心理思辨也夾雜著人類學田野資料意義,這些素材是不可多得的第一手“線民”資料。三,冰凌的文學作品中有著大量的民俗和“地方性知識”,其中有的充滿著象征意義和符號性。在他很多作品中他的人生角色在不同時期有轉換和嬗變。比如說,對中國文化,他有時同時是人類學意義上的etic(局外人,暨外部觀察者)和emic(局中人,暨內部感受者) ,而且在這種角色轉換過程中他出入自如,游刃有余。其實,在當代闡釋人類學和認知人類學理論中,這二者是矛盾的雙方;打個不恰當的比喻,它們是望遠鏡和顯微鏡的關系。而冰凌作品在某種意義上解決了這種悖論關系。這也是我想把他作為個案探討的一個原因。

 

  因此,冰凌作品呈現出了人類學意義上文化呈現的幾個層面和多層結構,而對它們的解讀則牽涉到了:1、闡釋-符號人類學;2、神話-原型批評;3、田野和地方性知識模式;4、文化學意義上的心理-美學探討;5、比較行為學的研究等領域。

 

 

  在前面我們論及的人類學四大分支里,冰凌作品承載了除考古學功能外的幾乎每一個方面。當然,這種隨機的契合應該說全然是一種文化學意義上的輳合,一種“無心插柳”式的機緣;也正是在這種意義上,我們發掘這里面的深層結構才能得出有益的啟示。

 

  回顧冰凌的成長史和創作史,我們發現他始終在探索、始終在經歷知識和文化重組的疼痛。他的理念呈現在其作品中亦是彳亍前行,以篳路藍縷之力摸索向前的。比如說,他的早期作品更多的是記錄和反映現實,提出問題或者反映人生,屬于初級階段的呈現。而到了創作中期,則更展現了一種美學追求和人文情懷。這種心緒的展現不僅僅是局限于文學的,而是有著思想的溫度和思辨的色彩;因而從更高的層次上,它們展現了對美學意義上的真與善的呼喚,從而增加了哲學和思想的探索,進而呈現了將這種情懷提煉到了美學的高度可能性。

 

  在冰凌創作的第三個階段,他已經不滿足于紀實和呈現,當然他也不居功于對一般意義上的美學形式的探索。冰凌此期的創作進入了提純和透過現象呈現本質及散文體的晶化展示階段。冰凌這一類作品呈現了宏觀的穿透力和細節上的顯微性。他力圖以小見大、去偽存真,充分發揮提純生活和發揚文學思辨的認知功能。

 

  他善于在俗處出新,在人們見慣了的生活場景中獨具匠心地發現美、并以深刻的形式將其呈現出來。讀冰凌的這類作品猶如跟隨著一束美學的探照燈或者隨著舞臺戲劇化呈現的追燈,他用獨特的穿透力將生活中的現實典型化地呈現出來,把他的文化認知揭示給讀者,從而完成其美學意義和人類學意義上的嬗變。

 

  當然,筆者認為,冰凌作品最大的成就還在于它的觀照和反省功能。他力圖啟迪、解剖自己也解剖人生;特別是在他到達了異域在美國反躬自思回顧其自身的本原文化和異己文化發生沖突、誤置甚至文化休克和再生的契機時,所撞擊出的生命火花,堪稱一種美學意義上的靈感呈現。

 

  在個人成長史的框架里審視,是冰凌生長的土壤讓他命定成了一個多愁善感的人。他是個典型的白日夢者,是夢成就了他的文學——那么,他為什么做夢?是因為他的童年太缺少夢。這種匱乏使他終生有著難以割舍的造夢情結。

 

  康斯坦丁·巴烏斯托夫斯基在談及莫泊桑成長經歷對他一生創作的影響時說過“他像一個棄兒,皺著眉羞怯地覬覦著溫柔” ——正因為這溫柔不屬于他,正因為幾乎是與生俱來的棄兒情結使他很難相信愛,因之他以自傲掩飾矯情,以冷酷埋藏羞怯,甚或用戲謔和嘲弄輕佻地對待人世間的愛,以至于抱憾終身。

 

  而冰凌呢,考其童年際遇,他幾乎也是個“棄兒”:少小時在物質和精神上被剝離出家庭的經驗成了他記憶中下意識的文化“斷奶”或“斷糧”;這種原始恐懼或如影隨形般跟隨他、激勵他、鞭策他,以至于這個棄兒和游子童年離家五年返回家庭后這種潛意識的傷痕和經歷還在折磨他,在他的生命中埋設了漂泊和遠游的因子。

 

 

  這心上的刻痕和魅惑使他終生在一種流浪和皈依的鋼絲索上游走,成了永恒的心結。——雖然冰凌不是他家族走得最遠的人,他卻是在心靈上永遠徜徉天涯不歇的跋涉者。他不能停歇或者不敢停歇,他是個跟浮士德 一樣許身命運、永無止息的靈魂。

 

  如果我們再往上追溯,冰凌的這種不安定的靈魂是有家族DNA因緣的。冰凌大約在童年時期就對自己的家族史產生了好奇。從童年跟祖父的交往到祖父的死喚起了他的尋根之旅。冰凌一生中經歷過多次的被連根拔起。這種脫水和再生的經驗可謂向死而生的難忘境遇。我這里要強調的是,雖然這人生挫折動蕩一般情況下對于他同代人,很多是出于命運的撥弄和天災人禍,而對于冰凌,卻有時是他主動的人生抉擇——這里面的秘辛和因緣機遇,我們在后面的章節會詳細論述。

 

  僅從冰凌家族和生命史上,他就有著縱橫錯綜立體交叉的多指向淵源:他之祖輩植根在江蘇海門鄉下卻到上海撞大運,父輩生為上海人卻被運命逐出上海到達閩地;這種命運導致了冰凌少小離家,成了游離人生外的局外人;再后,他像一棵蔥被移植閩地也僥幸生長繁茂但他卻中途再遭嫁接轉場,到了福建鄉下做了知青;掙扎返城后他像棵遭歷風雨終見陽光的小橡樹得以茁壯成長,卻隨命運搏擊又一次志愿轉場到大上海大學深造;而他最后一次轉折卻是致命的:在滬閩兩地沐風櫛雨終成正果、本該享受人生之時他又來了個自我流放式的連根拔起,奔赴美利堅。這次轉場的后果也是空前的,他九死未悔卻浴火再生,成了迎接旭日的那輝煌的鳳凰。

 

  從文化上,作為一個獨特個案,冰凌的經歷五光十色令人目眩神迷。他經歷了父祖原鄉——城市暨大都會滬上,再到中國的邊緣省城——其后上山下鄉:回歸到了真正的“鄉”——而再后他又遠赴美國遭歷異族文化乃至于世界多元文化的洗禮,在這世界村中重做村民。從原鄉到家鄉,再到四海為家的世界村,冰凌經歷了繁復的語言、文化、習俗和心理上的變故和顛覆、重塑。這些,都在他的文字中有完整的呈現。

 

  從文化志和家族譜系的框架中,冰凌寫作囊括了其祖、父、本人、兒子四代人的所歷所思所感所憂;為一個時代的平民家族寫出了歷盡坎坷的《洪波曲》。冰凌的寫作或許是不連貫、不典型的,但惟其如此,它更像是一個斷簡殘篇般的碑銘,在斑駁陸離地述說著生活和生命的悲辛與希望,底層草根民眾的心聲。這心聲雖然零散,但它執拗、不息、縱橫立體而且交叉、循環往復;間有穿插、復調因而形成了奏鳴曲。恰如涓滴細流始終向往著大海:雖然在赴海的途中有的滲入了河床、有的蒸發入了陽光、有的被擠入支流甚至成了污泥濁水,但大部分的洪流還是匯入了浩瀚的汪洋——只要有信心,只要拼卻生命去奔騰。

 

  而在人類學意義上,冰凌的寫作是雙重性的。他的陳述有主觀也有客觀,有熱血也有酷評和諷刺。這種冷眼與熱眼使得他兼有雙重身份:作為作家的冰凌同時是觀察者也是“在地”的本色演員。正如魯迅所云一個人不可能拽著自己的頭發脫離地球,冰凌也永遠不能離開他生長的土地。因此,我們在他的寫作心理層次上不時地發現了他一次次的回歸的下意識;異鄉與異國始終縈繞在他創作的旋律里,不管是在現實的疆域還是在心靈的世界。

网球规则与打法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