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市場資訊 > 行業新聞

齊白石與呂佩爾茨展帶來的啟發:美術創作要個性

發布日期:2019年12月11日 點擊:

  前段時間,“大師窖藏——齊白石特展”和“重塑——呂佩爾茨雕塑及繪畫作品展”兩場大師級展覽在山東美術館陸續亮相,吸引了全國觀眾的高度關注,在業界也掀起了一波學術研究熱潮,并帶來了一場關于中西方大師對待藝術創作態度的多維想象和討論。

 

  齊白石取得的卓越藝術成就是毋庸置疑的,他是20世紀以來最著名的中國藝術家之一。關于他的展覽層出不窮,書法、篆刻、繪畫等不同美術門類的各種專題展,包括他與同時期中外大師的對比研究展也很多,所以大家看到齊白石作品的機會很多。相對來講,大家對德國文化接觸得不多,盡管我去過德國幾次,但對德國藝術了解不全面、欠深入。山東美術館舉辦的呂佩爾茨的展覽,規模比較大,既有體量龐大的雕塑作品,還有不同時期的繪畫作品,使我真實地感受到當代德國藝術大師的作品風貌。

 

呂佩爾茨 浮雕 305×44x230cm 2017年 彩繪青銅

 

  獨特的藝術風格令人震撼

 

  兩場展覽我看過很多次,每一次觀展都有新的收獲和體會。特別是當你置身于展廳的那種環境,并與作品面對面交流時,會覺得離藝術家創作時的心境越來越近,其作品自身散發出來的那種感染力和震撼力是印刷品替代不了的——這就是原作的魅力。

 

  據我了解,展覽期間,張望館長和呂佩爾茨先生還合作了一幅水墨畫,叫《山水中的哲人》,中外藝術家的這種合作很有意思,也使我們看到了東西文化之間的交流合作與互動,藝術的花火之碰撞。

 

  德國文化背景下產生的繪畫和藝術到底是什么樣,呂佩爾茨展覽使大家對德國當代藝術和藝術家有了一個很直觀的認識。德國出了很多思想家和哲學家,像康德、黑格爾、費爾巴哈、馬克思、尼采、弗洛伊德、海德格爾等……之所以出這么多的思想家和哲學家,這與他們善于思考、邏輯嚴謹是密切相連的。

 

  在對當代德國的印象之中,我們是這樣認知:在制造方面,德國有勞斯萊斯、奧迪、奔馳、寶馬、萊卡相機、西門子電器等……這些德國制造做工精良,暢銷全球。這種民族性格派生出的藝術,我覺得應該是理性的、嚴謹的。但通過呂佩爾茨的展覽,使我認識到德國藝術的一個切面,和我想象中的反差很大,他的作品極為感性,又特別張揚,更像法國的高更和塞尚、西班牙的畢加索等人的作品,充滿了視覺張力、具有濃厚的主觀色彩。

 

  齊白石和呂佩爾茨都具有非常強烈的藝術個性,盡管他們的表現方式和藝術語言截然不同,但他們的作品都因獨特的藝術風格令人感到震撼。齊白石的作品給人一種溫潤的震撼,呂佩爾茨的作品有一種強烈的視覺張力,他們都在本民族的文化傳統中深耕,又表現出區別于傳統藝術風貌的個性特征。

 

  如中國傳統文人畫自明末董其昌高度強調筆墨之后,成為數百年來中國畫發展的主流方向,齊白石在注重筆墨表現性效果的同時,通過細致觀察與寫生,將生活中常見的物象生動地體現在繪畫中,并融入民間美術的用色方法,走出了一條斑斕多姿的藝術新天地。呂佩爾茨從古希臘羅馬時期的美學理念為基礎,在雕塑及繪畫作品中進行大膽創新,呈現出激情的、有分量感的、充分表現內在精神的東西,他始終從歐洲文化歷史傳統的脈絡中汲取,使其在當下煥發光彩。他們在藝術探索的道路上符合東西方大方向的文化體系。

 

  由他們的作品展覽,使我聯想到當下中國畫家的展覽,總感覺或多或少的雷同,共性的東西越來越多,缺少強烈的藝術個性和鮮明的自我的藝術語言符號。而且大家對某一新奇的藝術形式會迅速地吸收,疾速地模仿,而沒有去深入探究,很快長出許多“藝術豆芽菜”。“豆芽菜”確實挺嫩、挺好,但它是速生的,沒有根基,成不了材,長不成樹。這些模仿的“藝術豆芽菜”是膚淺的,無法觸動人們的心靈深處。

 

  不管是新的藝術形式還是藝術經典,都需要我們對其進行學習,學習不是一味地模仿,更不是拿來照搬,而是要了解這個藝術家的創作心路歷程;如何在強調個性的基礎上,符合藝術發展的規律,契合國家及民族文化發展的要求;如何在本民族文化的體系中生根發芽,茁壯成長,成為藝術的參天大樹,而不是“藝術豆芽菜”。

 

  藝術貴在創新和個性

 

  如何去看一場畫展,如何去理解一位大師級藝術家的作品,我認為要拋開技法層面,最重要的還是大師的繪畫思想,從根源上去解讀。就如筆墨紙硯屬于中國畫的創作工具,我們運用它們掌握了中國畫的語言符號,但是創作出來的繪畫風貌千姿百態。再如大家都用餐具吃飯,吃的東西也無非就是肉類、蔬菜、水果等等,但是每個人的高矮胖瘦及相貌完全不同,所以要和而不同。展覽上呈現給大家的作品和信息是一樣的,但大家對其理解、研究、消化和吸收又存在差異。藝術創作者在解讀作品時,如何將作品中蘊含的所有能量,消化吸收之后變成自己的獨特藝術語言風格這是至關重要的。

 

  共性是必須要掌握的符號,個性是自我探索的路徑。李可染有句名言:“用最大的功力打進去,用最大的勇氣打出來”,這句話也不停地鞭策鼓勵我自己。藝術創作中共性的東西是技能,要掌握。“打進去”是掌握藝術創作的規律和技法,技能要學習,并且要深入地學習;“打出來”是通過共性的東西尋找到契合自我發展的個性。這個需要莫大的勇氣,在“打進去”的過程中,很多創作者得到了師長的肯定、市場的認可,取得一點小的成績就沉迷于此,漸漸迷失了最初的方向,“溫水煮青蛙”,以致于流于平庸。“打不出來”永遠是模仿者和工匠,“打出來”才可以成為真正的藝術家。

 

  藝術貴在創新和個性。齊白石和呂佩爾茨他們都不斷地挑戰未知,不斷地顛覆過往。齊白石在中年以后還勇于打破過去原有的藝術形式,進行“衰年變法”。呂佩爾茨的作品從沒有固定的程式,通過新的創作將自己的想法用新的表現形式進行呈現。在藝術探索的過程中,他們都不拘于一格、不形于一態、不定于一尊,不斷地質疑、實驗、推翻既有的固化體系,不斷地給自己創作格局、思路以及形式上變化的機會。

 

  兩位大師的藝術創作經歷和作品風格特點給我們很好的啟迪。中國青年藝術家對自己所從事的美術創作應該何去何從,這需要我們有一個深入的、理性的思考。通過深入研究大師級藝術家的藝術探索之路,來審視自身的創作。在美術創作中要少共性,多個性,時刻不斷激勵自己創作出具有鮮明風格和時代特色的藝術精品。

 

  (常朝暉,山東省美協山水畫藝委會副主任、山東畫院青年畫院院長)

网球规则与打法图解